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一位青年经济学家的死亡


 

在苏哲林(Che-lin Su)的Facebook主页上,时间还停留在一个月前,他当时正访问苏黎世大学。苏哲林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运筹学副教授,他是师长眼中的学术新星。但学术黄金期刚刚开启,却又仓促结束,是癌症带走了他的生命。

2015年7月31日,苏哲林因癌症辞世,年仅41岁。8月3日,世界计量经济学会(TheEconometric Society)发表了一篇悼文,作者为Lars Peter Hansen, Jim Heckman, Jean-Pierre Dube, Ali Hortacsu 和 Todd Munson。“在离世前,他一直积极乐观。而今我们失去了一位有潜质的学者,一位好同事,一位挚友”文章写道。

苏哲林热爱学术与教学,喜欢与同事分享自己的观点与想法。7年前,30出头的苏哲林刚加入布斯商学院,此前他就拥有深厚的管理学与运筹学背景,31岁获得斯坦福管理学与工程博士学位,而后在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与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他还在耶鲁、哈佛及芝加哥大学等知名学府有访学经历,并兼授课程。在加入布斯的第4个年头,苏就在《计量经济学》杂志(Econometrica)连续发表两篇论文,其中一篇就是他与自己在NBER的导师Kenneth. L. Judd合著的Constrained OptimizationApproaches to Estimation of Structural Models,这也是他最受关注的论文之一。

凭借深厚运筹学基础,他将运筹学中受限最优(constrained optimization)引入到经济学结构模型中。在论文中,他援引Rust(1987)研究的单代理动态离散选择模型(single-agent dynamic discrete-choice model),得出了MPEC方法,并在蒙特卡洛实验中,运用不同的折现因子(discount factor)对比了NFXP(nested fixed-point)和MPEC(mathematicalprogram with equilibrium constraints)两种方法的相应性能,结果证明了MPEC在运算速率上比较于NFXP有着相当大的优势。对于不同的折现因子运用MPEC方法来求解结构模型的时候,计算时间变化不大,然而使用NFXP时,当折现因子从0.975增加到0.995的时候,计算时间几乎增加了5倍。简而言之,其所提及的MPEC,通过最优受限求解,避免了NFXP方法所涉及的复杂迭代运算过程。该篇论文使得苏哲林在学术圈初见锋芒,也是他在经济学上做出的最大贡献。

苏哲林善于运用量化手段进行研究,不但侧重经济学常用模型的优化,还关注实际生活中所涉及问题。相信每个人都过拨打客服热线“一直占线”,“等待接线”的抓狂经历,除了抱怨,谁想过解决问题的方法?但苏哲林想到了。前年,苏哲林与同事Baris Ata在《管理科学》(Management 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关于“客户拨号耐心”的研究论文。该研究用比以往更为准确的方法对电话拨出进行模拟,从而降低客户等待时间,提高企业效率与收益。Ata 表示:“如果企业的呼叫中心无法及时处理好客户反馈,砸几百万的资金做广告,宣传新产品、服务或活动都会毫无效果。”

据布斯商学院的报道,该研究是基于以色列银行客服中心130万个电话数据,构建起动态的“拨号者耐心与决策模型”。“了解客户什么时候决定挂电话或继续等待是精简呼叫中心运营的关键”,苏哲林表示“这有利于最小化电话拨入者的沮丧情绪,最大化每位客户所接受的服务。”显然,更为准确的客户耐心估计对于企业改变其商业策略或推行市场营销活动都至关重要。而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这一模型的推行,则有望消除我们多年的“电话客服”抓狂经历。

对于其学术成就,计量经济学会评价道“苏哲林可以说是运用受限最优进行结构估值的先驱,他通过杰出的科研与教学影响了大批求学若渴的学者。”在国内了解他的人并不多, 因为这位年轻的经济学家才步入学术黄金期,却又匆匆告别,不过其研究成果却不会因此黯淡无光。除了上述两大研究外,他的研究还涉及需求模型与定价、以及动态离散选择博弈等方面。更值得一提的是,至今苏哲林关于结构模型运算的代表作已被引用了200多次。他所提出的MPEC方法,不仅可用于动态决策,还可以广泛运用于其它涉及结构模型的领域。

脸书、知乎、微博等自媒体上也有一些怀念苏哲林的文章与留言。虽然为数不多,但可以看到其研究成果受到的关注与认可,包括评价MPEC方法的实用性,分析MPEC方法的具体推演,也有回忆他演讲的情形。之前与一位从事风险管理的朋友谈到MPEC,他表示信用风险管理中也会涉及复杂的迭代运算,苏哲林的MPEC方法或许能够解决复杂的运算难题。那么,随着结构模型的发展,比如BLP、Dynamic discrete choice、games estimation等模型,及量化风险管理的兴起,这篇文章所提出的MPEC方法应该会得到更普遍的运用。

古语有云,三十而立。三四十岁,对于许多人而言,正值人生事业的黄金时期。苏哲林的突然离世无疑是学术界的一大损失,但逝去的并不会被遗忘,而他所留给我们的学术成果还将继续发挥影响。在我们为损失了一位优秀的青年经济学家惋惜时,我们也要意识到有时要拨开学术大咖的光环,重视青年学者,不要让他们的研究成果被忽视与埋没。毕竟,未来的学术进步与社会发展是需要由他们来推动。

另外,近年来也不乏中外青年学者英年早逝的情况,青年学者的压力与健康状况令人堪忧。现如今,在巨大的科研与社会压力下,被视为“知识精英”的他们,却往往以“学术民工”“青椒”(青年教师)、“工蜂”自嘲。在学术圈,议论最多的恐怕是:项目立项、课题经费、论文发表、“千人计划”等等。另一方面,这些问题又直接关系到青年学者的经济层次,社会群体的比较效应会因此凸显,据了解绝大多数青年学者感到与同辈相比压力“非常大”或“比较大”。长此以往,精神与身体会双重透支,青年学者看似“清闲”,却往往身心俱疲。

社会需要重视青年学者的健康问题,如果他们透支青春而过早离世,会带来更多的遗憾和痛惜。正如在东大电子学院教师杨军在该校博士、副研究员张哲追悼会中哀叹:“太可惜了,他还这么年轻,如果再给他几年时间,可以有更多的成果。”虽然国内外学术圈的情况不尽相同,但科研与经济层次都是压在青年学者肩上的两座大山。如何在追求学术精进的同时,不透支身体,是青年学者也是社会都应该关注的问题。

就在今年5月,苏哲林还受南京理工大学之邀,参加经济管理学院青年教师论坛,并与各位青年教师进行了自由讨论。近几年,他学术成果颇丰,在计量经济学、管理学等权威期刊都发表了论文。可以说这位年轻的经济学家正值事业发展的黄金时期,他的突然逝世令人震惊与惋惜。


本文为中国教育科研网/经济金融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