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纽约时报】中国的人工智能已经超越美国了吗?

\

(发自香港)师泽仁刚完成他在德国的自主性机器人的博士后研究时,大家觉得他会在欧洲或者美国工作。这些地方是人工智能的发源地,也是人工智能领域的先驱。

但他去了中国。

“在其他地方你可建立不了像我这样的实验室。”师先生说。

各地区间科技力量的平衡正在改变。多年前,中国曾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西方国家发明了各种软件和芯片,引领信息时代。如今,中国成为了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参与者。有人认为中国未来将成为最重要的科技大国。同时,学界广泛认为,中国离美国仅有一步之遥。

中国有志于拥抱科幻小说里面的创新想法。中国有计划将科技应用于预防犯罪、借贷款、监控街道治安状况、缓解交通拥堵、制作自控导弹、监测网络安全等领域。

中国政府投入了大量资金支持人工智能的发展。根据两位作为政府计划顾问的教授的说法,中国已注入几十亿资金用于支持各种实验,还准备了一个十亿美元级别的计划资助登月工程,科技创业及学术研究,以期增强中国人工智能的能力。

中国的民营企业也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大量精力(尽管在中国民企与国企之间的界限有时会较为模糊)。百度(常被认为是“中国的谷歌”)便在人工智能相关领域,如语音辨识等领域居于领先地位。今年,百度建立了一个与政府合营的实验室。实验室的部分运营人员曾经参加过中国军事机器人的研究。

中国在此领域增加的支出与美国削减的支出基本持平。在过去的一周里,特朗普政府公布了财政预算。在预算中,很多之前支持人工智能研究的相关部门的资助遭到大幅削减。

“这是新一代计算机应用领域的一场竞赛,”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刘易斯如此说道,“区别在于中国似乎已经意识到竞赛的到来,而美国没有把这当回事。”

对于师泽仁先生来说,资金很重要。他在中国得到了六倍于欧洲和美国可能给出的拨款。这足以让他建立一座人工智能实验室,招募到一名助手、一个技工和一组博士学生。

他说:“一名副教授几乎不可能(在西方)得到这么多资金。美国和欧洲的科学研究经费正在削减。而在中国,科研经费毫无疑问在增加。”

师泽仁的实验室建在上海科技大学里。这所实验室在研究如何让机器人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越过各种障碍。实验室配备了各式带轮子的机器人和探测器,整天嗡嗡作响。他们致力于让电脑自主绘制地图,提高机器人完成诸如寻找各种东西(尤其是人)之类的任务的能力。

大量中国的人工智能研究工作都如前者一样和平进行。但中国的先进技术及其的大量投入仍引起了美国国防当局的警觉。美国国防部发现有大量中国资金注入了美国的人工智能公司。国防部之前曾有意与其中的一些公司发展新的武器系统。

想要准确算出中国的投入很困难,因为中国官方向外透露的信息并不多。但专家说数目应该不少。中国许多省市花费了几十亿去发展机器人技术,其中的大部分很可能用于人工智能研究。比如说,中国湖南省的湘潭市承诺提供20亿美元用于发展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其他地方则直接有志于人工智能产业。在苏州,领头的人工智能公司在当地建立门店能获得约80万美元的补助。而在南方的深圳,政府提供100万美元支持建立各种人工智能研究项目。

而在全国层面,中国正在研究一个通过发现群众冲突等前兆,从而预测恐怖袭击和工人罢工等事件的系统。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资助下的一篇论文谈论了如何简化脸部识别软件,将其安装于全国的治安摄像头中。
根据两位顾问教授的说法,中国准备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这些技术。因具体细节仍未公布,两位教授拒绝透露身份。他们说,尽管规模尚不明确,但花费很可能达到几十亿美元。

与此同时,在特朗普总统公布的预算中,国家科学基金会底下所谓的智能系统项目的投入将减少10%,约17.5亿美元。其他科技领域的研究经费也将削减,尽管预算案要求提高国防及一些超级计算研究的经费。这次削减基本上将让更多的研究转向美国的私人企业,如谷歌和脸书。

“上一届政府在为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做准备,”美国人工智能协会主席Subbarao Kambhampati说道,“他们曾说要增加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但事到如今,研究数量并没有增加,我们反而面临着困扰。

中国的大量投入不一定会给它带来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统治地位。政府自上而下的统治方法,信息交流不够畅通的现状可能会给研究带来阻碍。上海纽约大学教授,科技作家克莱·舍基说,15年前非典肆虐时,中国曾动员大量资源研究抗击SARS病毒的方法。然而这病毒最终被来自于加拿大的一个小实验室驯服。

“并不是有人想阻止研究SARS病毒的疫苗,只是大家习惯认为接受并承担任务的风险比不接受任务要大。”舍基先生这样说。

现在中国当局中央和地方都把目光集中于解决上级对下级的控制过强带来的问题。尽管任重道远,但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王生进教授说,他发现情况有所改善。例如,各专业团体实现了信息共享,当局减少了对教授因商业目的申请专利的限制。

“长期以来,我们缺乏开放的信息来源和信息共享。但现在情况开始改变了。”王先生说。
现在,中美两国大量开放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中美两国的学者在能共同阅读的刊物上发表他们的发现,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成为了美国研究机构的重要人物。

中国的科技界巨头,如百度,腾讯和滴滴出行,还有一些创业公司在美国建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根据最近五角大楼的报告,在过去6年间,中国投资者资助了51家美国的人工智能公司,集资贡献了70亿美元。
这次合作的持续时间仍然不清楚。五角大楼曾敦促当局加强监管。但是当中国政府和民企都努力走出去时,和百度公司一样,分辨出这是哪方的力量很困难。

百度是中国人工智能的领头羊。它如今正在研究无人驾驶汽车。它之前成功将一款能告诉你相机拍到了什么东西的可视词典app,变成了一个通过人脸识别寻找失踪人口的网站——在中国,拐卖儿童是一个长期的大问题。最惊人的一次是,这个网站帮助一个家庭找到了27年前被拐走的孩子。DNA检测确认了他们的亲子关系。

百度的语音识别软件也被认为是一流的,它能够听出中国各方言的语调差异。这一任务十分困难。当去年十月微软宣布它的语音识别软件的语言辨识能力超越人类时,百度的研发部主管戏谑地提醒他们,百度已在一年前完成了这一壮举。

中国政府今年宣布将与百度合作建立一个实验室研究人工智能,显然想要应用百度这一科技突破。实验室由两位教授领导,他们曾长期供职于旨在赶上国外技术的政府项目。根据多篇公开出版的相关学术论文,他们还曾参加过一项名为“清华智能移动机器人”的项目。一项科技奖称该机器人是“军用智能地面机器人”。而该项目由旨在提升中国军力的基金会赞助。

而项目另一个教授李未之前长期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工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是中国七所军事类院校之一。
一位公司发言人说:“百度的产品及服务都为了提升人们的生活品质。这次和人工智能界合作,百度将致力于通过科技将复杂的世界变得更简单。”

“中国自主发展尖端人工智能科技还有许多优势。中国的公司与大学拥有的大数据会给国家科技发展带来许多援助,还有大量工程师在政府的支持下在太平洋两岸进行培训。”清华的王生进教授如此说道。

人工智能如此受重视的原因在于于在中国被禁的谷歌公司的一项技术突破。2016年3月,谷歌的智能机器人AlphaGo在围棋比赛中打败了一名韩国选手。围棋是起源于中国的一项复杂策略类游戏。而在上周,AlphaGo在乌镇击败了世界最佳的中国围棋选手。

几位中国的教授说,谷歌做的这件大事改变了中国政府讨论有关资助人工智能的风向。
北京大学研究机器学习的查红彬教授表示:“当AlphaGo出现,给行业带来如此大的冲击以后,政府讨论的内容变得更广泛,更详细了。”而之后不久,政府新增了一项研究脑启发计算的计划。

“尽管政府大力支持,中国在这个领域的进步最终还是可能会带来意料之外的结果。”舍基先生说。人工智能可能会帮助中国更好地监测网络,但是也可能会给研究人员找资料带来麻烦。同时,人工智能的进步也可以让翻译文章及各类信息更方便。

舍基先生还表示:“事实上,和汽车工程不同,人工智能总会给人们带来惊喜,给世界带来许多不确定性。”
(本文有删减)

原文:点击

译言:点击

(责任编辑:郭倩荷)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了
    MySQL Query : SELECT * FROM `efn_www`.`cms_news` WHERE status=99 AND catid IN (12,123,1500,2250,2251,2252,2253,2254,2255,2263,2266,13,14,16,17,1501,1502,1503,1504,1505,18,1385,1499,1377) ORDER BY rand() LIMIT 5
    MySQL Error :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MySQL Errno : 1030
    Message :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Need H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