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精神变态者的心理是个什么鬼

关于精神变态者的十大疯狂事实

一提到“精神变态者”,就会想到电影中像约克、约翰.多伊、安东.史格等反派角色的形象。当然,好莱坞对精神变态者的刻画并不总是很准确,但是,有一点,却一直是正确的——精神变态者很可怕。他们缺乏同情心,这就是说,他们没有负罪感,他们极其冲动。尽管他们通常情况下并不像汉尼巴尔.莱克特一样聪明,但他们相当狡猾,善于控制别人,并且非常有魅力。虽然他们仅占普通人数量的1%,但他们让研究迷人又恐惧,同时还推动研究,让科学家发现了大量的疯狂事实。譬如:

10.精神变态者无法识别恐惧

大多数人都能从受到惊吓的人的脸上看到恐惧的迹象——眼睛变大,睫毛竖立,嘴巴张开,大口喘气或者是尖叫。正常人看到这样的脸庞,会知道“这个人害怕了”,但是,精神变态者却不会这样想,因为他们不了解恐惧。并不是他们选择忽视——而是他们确实不懂。

乔治城大学研究人员阿比盖尔.马尔什所证实的说法,她测试了36名7-10岁儿童对面部表情的反应。他们在核磁共振扫描仪里,看各种脸庞。图片上,有些是正常表情,有些是愤怒表情,有些是惊恐表情。大多数孩子能够分辨正常表情和惊恐表情。但是,那些被认为精神变态倾向几率很大的孩子,却无法理解那些惊恐表情的含义。

这种差别表示杏仁核发生故障,杏仁核是大脑的一部分,控制对恐惧的反应。精神变态者的杏仁核外层要比正常人薄,比正常大脑小。由于体积变小,比起正常人来,大脑的该部分并不像正常的那般活跃,这也是为什么精神变态者不能理解恐怖表情的原因。

奇怪的是,这种情况并不适用于其他情绪。除却恐惧(有时是悲伤)外,精神变态者能够理解大部分的情绪。同时,他们在感受和表现恐惧时,也存在困难。恐惧是什么样子,他们没有概念,所以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正常人所有的恐惧。正如马尔什同事所测试的一位女杀人凶手所说,“我不知道那种表情叫什么,但是,我知道,当我捅他们的时候,他们正是这个表情。”

9.精神变态者渴求多巴胺

当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泰德.邦迪被问及为何会做如此恐怖之事时,他承认说:“我只是喜欢杀人,我想杀人。”是什么让人成为像邦迪一样的谋杀者?为什么精神变态者会如此喜欢控制其他人?这都与多巴胺有关,这种神经递质会激活大脑中的奖赏中枢。我们相爱、吸毒或者吃巧克力,都是源于同样的原因,只是没有大的规模。精神变态者是多巴胺迷恋狂。

根据纳什维尔范德堡大学的Joshua Buckholtz所说,精神变态者的大脑不仅制造更多的多巴胺,而且会“过分重视”神经递质。Buckholtz认为,对多巴胺的渴求是精神变态者迷恋特立独行的原因,即使损害他人,也在所不惜。

Buckholtz 研究了30名具有精神变态者特点的人,让他们服用安非他命,其可依附于制造多巴胺的神经细胞上。这些药物已进行放射性的标记,因此科学家可以利用安非他们追踪制造的多巴胺的数量。他们发现,那些反社会冲动比较高的人——有控制他人的渴望和意愿——会比其他研究对象制造更多的多巴胺。在重新测试自己的研究结果时,Buckholtz 让24名志愿者做了一个猜题游戏。如果他们回答正确,他们会得到几美元。在反社会冲动上,得分最高的研究对象,当他们胜过其他竞赛者时,会产生更多的多巴胺。

8.精神变态者可能有个同感开关

众所周知,精神变态者不会换位思考。他们将其他人看成是棋子,娱乐他们的小卒。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仍待讨论。一些科学家说,精神变态者就是这种做派,但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神经学家并不赞同。

2012年,这些科学家利用磁共振技术和一些古怪的家庭电影对精神变态的罪犯测试。罪犯在核磁共振扫描仪里所看到的短片中,一只断手或是轻拍另一只手,或是扔掉另一只手,或是用戒尺打另一只手。正如研究人员所预期的那样,精神变态者无动于衷。

但是,当研究人员让罪犯体会屏幕中的人的感受时,情况发生了有趣的变化。这一次,当受害者被打时,精神变态者真得有了反应。他们正感受他人的痛苦。研究人员总结,精神变态者的大脑中有个“开关”。虽然经常处于“关闭”状态,但有需要时,会跳闸。这也是为什么精神变态者有时会很友善、很迷人的原因。科学家希望,这意味着精神变态罪犯可以恢复正常。如果教他们学会怎样保持打开状态,他们便能战胜神经错乱。另一方面,如果他们真得只是选择不去感受,他们会比我们所了解的更加恐怖。

7.精神变态者会受到更为严厉的审判

精神变态的诊断是会帮助被告,还是会拖被告的后腿,犹他大学研究人员好奇不已,他们向由181个国家组成的法官小组提供了一个像小说一样的案例。他们编造了人物乔纳森.多纳休,该形象源于一真实人物。法官被告知乔纳森用暴力抢劫快餐店。研究人员说,乔纳森非但没有丝毫后悔,而且还在逃逸期间鼓吹自己的事迹。多纳休被判有严重殴打行为,法官被要求审判他。所有法官都被告知,多纳休是个精神变态者,但是只有一半的法官被告知他精神错乱的生物原因。

在公布他们的判决之前,研究人员询问了法官正常情况下是如何判处犯了严重殴打罪的人。大多数都判9年。可是,他们却对虚构出来的罪犯的刑罚更重。获知多纳休是精神变态者的法官判了罪犯平均14年的牢狱。让法官获知精神错乱的科学解释未能帮上多纳休什么忙——他获得的刑罚仅比那些不知道这些信息的法官所给的刑罚少不几年。

有趣的是,如果他们听到辩护方的观点(“多纳休无法负责他的行为”)或者控诉方的观点(“多纳休是社会的威胁,他还会犯罪”),这也丝毫不起作用。只有他们了解到精神变态是如何影响大脑的,这才有效。也许,他们会对陷入自己无法控制的处境的人表示同情,但是13年仍是要比9年要长。

6.公司中充满精神变态者

2013年,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凯文.达顿整理了一个最能吸引精神变态者的行业列表。多数的精神变态者是警察、律师和外科医生,这可能并不让人惊讶。但是,精神变态狂首选的职业是“执行总裁”。

这一说法证实了Paul Babiak 2010年所做的研究,他用一份基于罗伯特.黑尔的很有影响力的精神变态评定量表的问卷,询问了管理培训项目中203名即将成为执行总裁的人。Babiak 得出了一个令人恐怖的结论,每25名受访者当中,就有一位是完全的精神变态者,其比率是普通人人口当中精神变态者比率的四倍。

这对商业界来说,是个令人恐怖的消息,但是原因却并非你所想。精神变态者实际上是非常糟糕的领导者,与他人也相处不好。他们在公司攀升的阶梯是他们的魅力,而并非他们的才能。如果他们不能操纵自己的员工,他们就只会用强力和恐怖政策。

5.网络巨魔也是精神变态者

在一项由多所加拿大大学的心理学家所倡导的调查中,向网民询问了一系列问题,如“你上网上多长时间?”“你在网络视频上评论么?”。他们也会被问到同不同意以下选择“我喜欢在论坛上煽动别人,或是评论网页的某部分”,“我喜欢在游戏中扮演恶魔,折磨其他角色”,“我曾将别人引到恶俗网站,自己幸灾乐祸。”(是的,那些都是切实的问题)。研究结果指向了一个糟糕的结论。

巨魔们显现一些名为“黑暗四分体”的怪异特征。黑暗四分体是四种令人讨厌的个性特点的集合体——虐待狂、权术主义、自恋和精神变态。拥有这些特征的人喜欢伤害别人,都特别虚伪,不会对自己的怪异行为而懊悔。研究人员甚至发现,这些特点和上网时间存在联系,形成了精神变态的恶性循环。

 

4.亲社会的精神变态者

神经科学家詹姆斯.法伦有个特殊的家谱。他与包括臭名昭著的丽兹.玻顿在内的7位判刑的杀人犯有一定关系。由于对这个令人不舒服的家史感到好奇,法伦决定收集他的亲属的正电子发射层析扫描,并分析他们的额眶部皮质,额眶部皮质能影响道德行为和道德选择。他的大部分亲戚都是正常的,只有一个扫描图显示,额眶部皮质部分缺乏活力,令人厌烦的是——就是他自身。

他乐观的想,这肯定出错了,于是,他有做了一些DNA测试。结果非但没有让他松口气,反而证实了,法伦不仅有个精神变态的大脑,他也有精神变态的基因。测试显示,他有一个非常不同的MOA-A基因。众所周知,这个基因被看做是“战士基因”,因为它负责攻击行为。

法伦称自己是个“亲社会的精神变态者”,这意味着,他的行为在社会所能接受的标准内。事实上,他还做了不少好事。他向慈善机构捐财捐物,处于社团的领导地位,喜欢帮助同事——某种程度上。正如法伦所说,“看我为世界做了什么和做个真正的好人两个对立思想之间纠结。”他承认自己善于操控别人,好胜心特别强。他甚至都不让自己的孙辈赢场简单的游戏。他同样在感受他人上存在困难,称自己对孙女的感觉与自己对大街上任何人的感觉一样。

多亏了亲爱的父母,法伦才能在一个安全而稳定的环境中长成,周围都是关心他的人。法伦认为,成长的这些年对他影响巨大,帮助他成为一个科学家而不是下一个艾德.坎伯。

3.精神变态者的嗅觉不好

2013年9月,杰森.卡斯特罗教授和Chennubholta 教授决定分类人类所知道的每种气味。他们断定人类可以分别10种不同的气味,像“果味”、“化学气味”、“爆米花味”以及“腐烂气味”等等。大多数人能轻易分辨出蓝芝士的“辛辣”气味或新割绿草的“草香”味,但对于精神变态者来说,便是另一回事了。

 

正如前面所提到的,精神变态者运转额眶皮层的程度较低。这不仅影响他们制作长期计划的能力和控制冲动的能力,而且也影响他们分辨气味的能力。悉尼麦卡瑞大学的研究人员证实该说法,他们找了79个未犯罪的精神变态者进行气味测试。参与者被要求分辨16种“嗅棒”的气味,嗅棒是种看起来像钢笔一样的设备,含有咖啡、橘子、皮草等各种各样的气味。

正如科学家所假设的,精神变态者在分别他们所嗅到的气味上面存在困难。事实上,研究对象在标准的精神变态测试上的得分越高,他们也是不能分辨各种气味。除了一探大脑奥秘的奇妙之外,这一结论在诊断学上可能会起到有趣的作用。精神变态者的狡猾臭名远扬,他们故意在精神评估上面给出错误答案,来逃避诊断,但是,他们却很难通过嗅觉测试。

 

2.总统和精神变态者有很多相同之处

埃默里大学的心理学家决定研究一下从华盛顿到布什的列位美国总统,判断谁是精神最错乱的人。(奥巴马被排除在外,因为他还没结束他的第二任期。)他们利用一本名为《白宫里的个性、性格和领导能力》的书来分析了列位总统的性格。他们特别关注这些人是如何处理危机的,如何与国会相处的,以及如何与外国领导人合作的。他们还特别关注了华盛顿的负面,如滥用权力、婚外情等。

尽管没有一位总统完全符合精神变态者的标准,但是,尤其是相较于普通人群来说,有些总统展现一种称为“无畏的统治”的显著的精神变态者的特点。无畏的统治即是不会害怕,不愿意从危险处境抽身。同时,他也具有一种吸引人的能力,魅力是相当重要的政治工具。

研究末期,科学家判定,无畏的统治分数最高的总统是泰迪.罗斯福。这个脚步轻轻,拿手杖的男人,像精神错乱一样的不惧风险。排名前三的还有约翰.肯尼迪和富兰克林.罗斯福,位列前十的还有罗纳德.里根、比尔.克林顿和乔治.沃克.布什。(研究人员称,首相温迪顿.邱吉尔在无畏的统治上得分也很高。)

一想到总统和精神变态者之间有相似之处,会让人感到惊恐,但是,在领导人身上,无畏的统治却是个优点。有无畏统治特点的总统会有较少的焦虑,能在激烈环境中保持冷静的头脑,在困难时期保持自信。正如埃默里大学研究人员Scot Lilienfeld所说,也许精神变态者和英雄就是“同枝不同叶”。

 

1.精神变态者有可识别的语音模式

尽管精神变态者看起来很聪明机敏,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却发现,当精神变态者开口说话时,他们便会出错。杰弗瑞.汉考克所领导的研究小组访问了52个杀人者,其中14个是精神变态者。他们让犯人讲述他们的罪行,并用电脑程序来评估他们的词汇选择。

分析完这些对话,研究人员发现了精神变态者话语中的一些特点。比如,精神变态者会尽量逃避自己的罪行,比起非精神变态者来,他们更常用过去式来讲述自己行为。为了表现正常,他们比平常的罪犯更常用“uh”“um”等词。他们的多数句子会有因果关系,并且经常包含许多从属连词“因为”、“所以”。也许最明显的是,大多数犯人会说自己的家人和宗教信仰,而精神变态者会更关心一些像食物、饮料、钱等基本需求。

2012年,在线隐私基金会和弗罗里达大西洋大学的科学家将康奈尔的研究引入社交媒体界中。通过为参与者提供免费的ipad,研究人员说服了2927名推特用户,让他们分析他们所有的推文和转发推文。科学家阅读了超过3百万的信息,找寻黑暗三分体的痕迹,黑暗三分体是上面提到的除却虐待狂的黑暗四分体的几个特点。除了分析推文外,研究人员还要求测试对象做“同意与否”的测试,像“回复要快且恶俗”,“我喜欢刁难失败者”,“多数人都是笨蛋”。这项研究也同样发现,精神变态者能够通过他们所说之事来识别。下一次你再读到一篇令人毛骨悚然的推文,请记住,也许你可能是21世纪的杰弗里.达摩的粉丝。

(编辑:谢凤)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了
    MySQL Query : SELECT * FROM `efn_www`.`cms_news` WHERE status=99 AND catid IN (12,123,1500,2250,2251,2252,2253,2254,2255,2263,2266,13,14,16,17,1501,1502,1503,1504,1505,18,1385,1499,1377) ORDER BY rand() LIMIT 5
    MySQL Error :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MySQL Errno : 1030
    Message :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Need Help?